首页 > 荷兰队
07

国家队内讧的那些事:荷兰比利时同病相怜德国西班牙问题相似

Jul 2020 TAGS: 荷兰队 NO COMMENTS

  内讧,从来都是军中大忌,却从来都没有被彻底解决过。不仅战场上如此,就连号称是“没有硝烟的战场”的绿茵场,也同样是如此,隔三差五就会曝出几起内讧的传闻。尤其是那些人员成分复杂的国家队,就更是内讧的重灾区了。

  种族矛盾,自古以来都是分歧的重要导火索,为此引发的战争比比皆是,更不用说绿茵场了,自然也没办法免俗。比如有着内讧传统的荷兰队,之所以隔三差五就会内讧,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种族问题。

  曾经的荷属圭亚那殖民地在1975年时脱离看宗主国荷兰的掌控,成为了独立的主权国家,也就是人们熟悉的苏里南。然而,在这个国家独立之后,许多居民却突然之间发现,生活水平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。

  于是,不少苏里南人又忍不住跑回了曾经的宗主国荷兰去讨生活了。根据不完全统计,这种在独立之后又“回归”荷兰的苏里南人,至少占了他们总人口的三分之一。

  不过,苏里南人的运动天赋还是毋庸置疑的。他们之中出现过许多威震世界的顶级球星,比如里杰卡尔德、古利特、戴维斯、克鲁伊维特还有西多夫,乃至是现如今的范迪克与维纳尔杜姆,身上都流淌着苏里南人的血液。

  单看纸面,这些实力派球员加入荷兰国家队,无疑能够增强郁金香的整体实力。但是,随之而来的则是种族矛盾,一代英豪“辫帅”古利特,就曾经因为种族矛盾的作祟而退出了荷兰国家队,就可见一斑了。明里暗里的争斗,更是比比皆是。

  但是,现如今的荷兰国家队却比以前好上了不少。至于原因嘛,则是因为苏里南球员的人数比例相比起以前要下降了不少。

  受到种族矛盾困扰的国家队,远不止是荷兰人而已,还有他们的近邻比利时,也是同病相怜,甚至更难解决。

  比利时虽然是一个国家,可他们的南北部却是截然不同的。从种族到宗教,乃至是语言,都是不一致的。这直接导致了,虽然他们都是比利时人,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,有时候就连正常交流都没办法。

  若只是这种程度的分歧也就罢了,偏偏无论是南部的瓦隆人也好,还是北部的弗拉芒人也罢,都先后生出过拆伙的念头,想要独立之心世人皆知。归根结底,无非就是打心里不认同对方罢了。而在这两大民族的矛盾最高峰时,就连比利时政府都束手无策,只能祭出了停摆这种赌气手段。

  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即便是放眼全世界的范围,种族问题虽然实际存在,可大家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遮遮掩掩的,唯恐一不小心触到了雷区。

  可比利时人,却在这方面正大光明,比如他们的功勋主帅蒂斯,就曾经抛出过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的种族歧视言论:“不管瓦隆人有多棒,反正我都不会召他们进国家队的。”

  至于现如今的比利时队嘛,就更加热闹了。阿扎尔、维特塞尔的身上流淌着瓦隆人的血脉;德布劳内、阿尔德韦雷尔德则是弗拉芒人的骄傲;还有总是觉得自己被歧视的非洲后裔卢卡库,以及拥有亚裔血脉的纳英戈兰。

  除了种族矛盾之外,派系之争也同样不容小觑。虽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人的地方就难免会出现派系,可仍有几个重灾区,比如西班牙与德国,还有荷兰。

  皇马与巴萨球员的对抗,远不止是体现在足球场上,甚至还要延伸至场外,乃至是政治领域。这些球员早就习惯了不共戴天的敌对状态,突然要为同一支球队作战,出现矛盾实在是不足为奇。更何况,在不少土生土长的巴塞罗那球员的理解中,他们也未必有多愿意代表西班牙国家队而战。

  至于德国国家队中的派系,虽然没有皇马巴萨那般尖锐,可同样也是棘手不已,总是会有派系出现与拜仁对抗。

  在贝肯鲍尔时代,就出现过舒马赫领衔的科隆帮,不仅私底下拒绝与拜仁出身的球员交流,就连吃饭都不愿意坐在同一张桌子上。如果不是贝肯鲍尔德高望重,摆平了队内的矛盾,日耳曼战车的大力神之梦只怕就是镜花水月。

  哪怕就是现如今,科隆帮早就已经烟消云散,仍有其他势力在对抗着拜仁。比如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德国国家队一门之争,乍看起来是特尔施特根与诺伊尔之间的私人恩怨,可这何尝又不是派系斗争的一种延续?引发了多位大佬的站队。

  至于内讧传统源远流长的荷兰,在这方面就更热闹了。其他球队基本都是两个派系之间的斗争,可他们却天然就有三大派系:阿贾克斯、埃因霍温还有费耶诺德,这几家出身的球员,自觉不自觉就会抱团,与其他派系对抗,生生闹出了一出三国杀。

  人上百种,形形色色,有在训练中敷衍了事的球员,就自然会有在训练中一丝不苟的存在。前者自然是不太好,可后者一不小心也容易惹出来岔子。

  比如荷兰,内讧的传统大户荷兰,他们的球员就曾经因为训练惹出来过岔子。罗本在训练赛中展示着自己的犀利突破,却惹恼了同样认真的因迪,一个飞铲就把罗本踹出去了几米远,这让罗本勃然大怒,爬起来就给了因迪一脚,如果不是被及时拉开,发展成当场斗殴也未可知。

  而这一幕,只不过是被披露出来的冰山一角罢了。像是这种在训练之中结下梁子的例子,不知道会有多少。

  总的说来,国家队中发生的内讧,起源差不多就是种族矛盾、派系之争还有训练时的较真。虽然偶尔也会有诸如“友妻门”这种极度奇葩的起因,可毕竟少之又少,这里暂时不论。

07

科曼:罗本重回荷兰队得看他的状态 不相信斯内德会复出

Jul 2020 TAGS: 荷兰队 NO COMMENTS

  直播吧7月6日讯 荷兰国家队主帅科曼接受媒体Studio Sport的采访时表示,罗本是否回归国家队得看他的状态,并称不相信斯内德能复出。

  “罗本的复出对格罗宁根来说太棒了,这正是俱乐部所需要的。经历了这样一个艰难的赛季之后,他的回归带来巨大的鼓舞。我们希望他恢复健康,回到昔日的水平,但这还有待观察。”

  “当初他自己想从国家队退役,我刚被任命时,我们在慕尼黑谈过。我还没看到他的状态呢,现在就做各种猜测没有意义。首先让我们等待他恢复身体状态,并真正开始参加比赛。罗本的复出已经赋予了荷甲和格罗宁根更多的价值,如果他的表现能让国家队联系他,那么他就有机会再次为荷兰队效力。”

  “退役一年想要复出都很困难,斯内德离开足球的时间更长。我不认为斯内德会复出,我不相信,我看不到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。”

07

荷兰_球队库_2010南非世界杯_腾讯网

Jul 2020 TAGS: 荷兰队 NO COMMENTS

  :#荷兰队#永远支持荷兰队!务实的坚强的,永不放弃的荷兰,在我心里更加值得尊重和钟爱!橙衣军团,我相信一定有夺冠之日,而且,不会太远!加油,荷兰队!

  戒你如戒煙:#荷兰队#有人对我说“如果裁判不帮忙 德容上半场就下去了 还有范伯维尔也应该下场” 那么我想说一句 如果不是裁判对荷兰的过早出牌 会出现这些事吗 大家去看看比赛 到了后期 西班牙一攻到前场 倒地 裁判就吹荷兰犯规 而荷兰到前场倒下 裁判就适宜比赛继续 假的很啊

  非你不可:#荷兰队#因为辫帅让我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橙色军团。。。就算现在输掉了全世界,那又怎么样。。。你们永远是最棒的。。。因为你们是我心里的英雄。。。

  百变小精灵:#荷兰队#荷兰,请别哭泣!你是我心中的冠军!相信四年以后你们会卷土归来,上帝还欠你们一个大力神杯

  铁观音-Mr庄:#世界杯#大家好,我们是铁观音产地福建安溪的铁观音种植户,自产自销,我们的价格是没有经过任何流通环节的产地价,一斤起邮,货到付款,也可批发,送礼,详细请联系 (麻烦大家帮忙转载播噢)

07

荷兰短道世界冠军突发疾病昏迷 两次手术无好转

Jul 2020 TAGS: 荷兰队 NO COMMENTS

  新京报讯(记者孙海光)据荷兰媒体报道,27岁的荷兰短道速滑世界冠军劳拉·范·鲁伊文突发自身免疫性疾病,目前已陷入昏迷状态。

  鲁伊文是在上周被送往法国一家医院的,这之前她正随荷兰短道队在法国训练,备战国内的一个选拔赛。随后,鲁伊文被检查出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。

  鲁伊文已经接受了两次手术,但病情并没有改善,且出现并发症。目前,处于昏迷状态的鲁伊文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救治,院方称情况短时间内不会有所改善。

  荷兰短道队在一份新闻稿中称“劳拉正在为她的生命而战。”新闻稿称,鲁伊文凭借顽强的毅力赢得过多次世界冠军,但这次战斗明显要艰难得多。为支持鲁伊文,荷兰短道队仍留在法国,希望能帮助她挺过这一关。

  27岁的鲁伊文是一名出色的短距离运动员,2018年平昌冬奥会帮助荷兰队拿到了一枚3000米接力铜牌。2019年短道世锦赛,鲁伊文拿到女子500米金牌,亚军是中国选手范可新。

  鲁伊文参加的最后一项国际赛事是今年2月的短道世界杯荷兰站,她在一场戏剧性的女子500米决赛中战胜曲春雨、克里斯蒂等名将拿到一枚金牌。今年3月,鲁伊文刚刚进行了肩部手术,之后随荷兰队赴法国训练。

06

荷兰世界冠军突发疾病已经病危!去年曾击败中国名将范可新夺冠

Jul 2020 TAGS: 荷兰队 NO COMMENTS

  荷兰世界冠军突发疾病,已经病危!去年曾击败中国名将范可新夺冠。近几个月由于疫情的影响,很多体育赛事曾一度被迫暂停,直到最近一个月才有一些赛事重启,但还是有很多赛事没有重启的迹象,所以绝大部分的运动员都只能靠训练保持状态,等待赛事重启再次在赛场上驰骋,可对于荷兰短道速滑世界冠军劳拉·范·鲁伊文来说能够活下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据荷兰媒体报道劳拉·范·鲁伊文在训练时突发疾病,随后被送往医院检查出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,目前已陷入昏迷状态。从媒体的报道来看,鲁伊文在上周就被送往法国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,当时鲁伊文正跟随行荷兰短道速滑队在法国集训,备战国内的一个选拔赛,但在训练期间鲁伊文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随后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,现在鲁伊文已经进行了两次手术,但病情并没有得到改善,而且鲁伊文还出现了并发症,这导致她一直都处在昏迷状态,院方表示鲁伊文的情况短期内都不可能得到改善。

  荷兰队教练杰伦·奥特已经发表了一份声明,表示鲁伊文正在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战,以前鲁伊文靠着顽强的毅力,赢得过多次世界冠军,但这一次的战斗明显要艰难很多。为了支持鲁伊文战斗,短道速滑队决定留在法国,帮助鲁伊文,希望她可以挺过难关。

  其实对中国短道速滑队来说鲁伊文都是老对手了,在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上,鲁伊文跟随荷兰队获得了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,当时就是因为中国队被判犯规,荷兰队递补获得铜牌。而在2019年的短道速滑世锦赛,鲁伊文又击败了中国名将范可新,以43秒267夺得了女子500米金牌,范可新以43秒427获得银牌。很多网友也希望鲁伊文可以早点康复:“这太突然了吧?一定要挺过去啊,要让我们的姑娘们在赛场上战胜你,而绝不是像现在这样。”“虽然不喜欢荷兰悍妇,但是还是希望早点康复吧。”“战胜病魔,重返赛场,加油鲁伊文。”